默克尔“悄悄地”接种了AZ疫苗


默克尔“悄悄地”接种了AZ疫苗
默克尔“悄悄地”接种了AZ疫苗

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周五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,但联邦总理府只用了两三句话就淡化了这一点。与英国、美国和法国的领导人不同,默克尔不想引起太多关注。

默克尔只是通过总理办公室发言人斯蒂芬塞伯特(Steffen Seibert)说:“我很高兴今天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。感谢所有致力于疫苗接种活动的人,感谢所有接种过疫苗的人。疫苗是战胜疫情的关键。”

66岁的默克尔在过去几周多次表示:“轮到我的时候我会去打疫苗,阿斯利康也会这么做。”

默克尔非常清楚,疫苗接种的优先级在德国是一个敏感话题。德国政治家希望避免被贴上“急于接种疫苗”的标签。

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4月初在柏林军事医院接受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后,联邦总统办公室只公布了一张照片和一份简短的新闻稿,其中引用施泰因迈尔的话说:“我相信德国批准的疫苗。疫苗是摆脱疫情的关键一步。请好好利用这个机会,一起加入这个行列。”

由于阿斯利康疫苗与血栓形成病例可能存在相关性,且大多数有血栓形成症状的人年龄在60岁以下,德国目前只给60岁以上的人接种这种疫苗。默克尔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也发出了一个信号,即尽管存在许多不确定性,她仍将继续使用这种疫苗。

为什么德国政界在接种疫苗时“沉默”?

到现在,德国的高层政治家都选择了默默接种疫苗。因为他们很清楚,一旦被质疑,就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不合理的特权,很可能招致激烈的批评。

去年12月德国启动疫苗接种运动时,有报道称,一些地方官员插队优先接种疫苗。萨克森-安哈尔特州哈雷市市长贝恩德韦根(Bernd Wiegand)因涉嫌先发制人接种疫苗而被停职。

绿党巴登-符腾堡州72岁的州长温弗里德克雷奇曼(Winfried Kretschmann)是少数几个在镜头前接种疫苗的德国官员之一。他还在3月份接受了阿斯利康疫苗,并表示他相信疫苗的可靠性和有效性。

德国重症监护室的床位很紧

随着德国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越来越严重,德国重症监护室医生表示,全国ICU床位只剩下约2000张空床位。这意味着每个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平均只剩下一张床,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已经到了极限的边缘。

柏林明爱医院麻醉、急救和重症监护室主任托马斯柯尼格告诉德国之声:“病人在缓慢增加。虽然没有超负荷,但如果感染人数继续上升,我们可能会遇到问题。”

过去几周,德国重症监护室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数量再次大幅上升,几乎达到第二次疫情以来的峰值。重症监护床位开始紧张,医护人员负担加重。德国的一些医院已经不堪重负。

明爱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执业医师卡特勒指出:“第三波疫情的患者更严重,患病时间更长,需要更多的护理。”他在接受德国之声(Deutsche Welle)采访时表示,护士下班后经常会筋疲力尽。

此外,第三波疫情中的患者恶化速度更快,平均年龄低于过去。这与德国很多80岁以上的人都接种过疫苗有关。

柯尼希说:“不打疫苗,肯定不行。还需要健康观念和社交距离。每个人都必须遵守防疫条例。通过共同努力,我们可以尽快摆脱目前的局面。”

如果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数继续增加,对其他疾病的必要治疗将不可避免地推迟。许多医生对严峻的形势提出了警告。

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:本文所有内容受版权法保护,未经德国之声特别授权,不得使用。任何不当行为都会导致康复。

作者: Jens Thurau

分享到